2019年全國醫療機構總數超過100萬家

國家衞健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16日介紹,近年來,醫療資源供給持續增加,在機構方面,2019年全國醫療機構總數已經超過了100萬家,其中醫院數量3.4萬;全國醫療機構診療人次87億人次,比2014年增加14.7%;住院診療人次達到2.7億人次,比2014年增加30.4%。

資料圖:民眾在醫院排隊掛號。中新社記者 楊迪 攝

國家衞健委16日召開新聞發佈會,圍繞《2019年國家醫療服務和醫療質量安全報告》,介紹近年來我國醫療質量水平和醫療技術能力提升有關情況。

郭燕紅介紹,醫療質量直接關係人民羣眾健康,國家衞健委持續加強醫療質量安全管理,推動醫療服務高質量發展。今年,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我國醫療服務體系、學科建設、技術能力以及醫務人員隊伍經受住了考驗。為全面、客觀分析我國醫療服務與質量安全狀況,國家衞健委連續5年發佈年度《國家醫療服務與質量安全報告》。結合2019年《報告》,郭燕紅介紹了近年來國家衞健委的工作進展。

一是擴充優質醫療資源,促進優質醫療資源下沉。國家衞健委持續加強臨牀專科能力建設,“十二五”“十三五”以來,國家財政累計投入近75億元,支持1500餘個臨牀重點專科建設項目,並設置國家醫學中心、國家區域醫療中心,不斷擴充優質醫療資源總量。此外,通過對口支援、組團式援疆援藏、遠程醫療等工作提高中西部地區和基層醫療機構的醫療服務能力和質量水平。

二是強化醫療質量安全管理。在醫療質量安全管理方面,從制度體系方面,頒佈實施醫療質量管理辦法、醫療技術臨牀應用管理辦法等部門規章,明確工作機制。在組織體系方面,在國家層面我們建立了40餘個國家級質控中心,以及1400餘個省級質控中心,構成了組織管理體系;在規範體系方面,制定發佈一系列臨牀診療指南、規範、標準、臨牀路徑;在指標體系方面,從專業、病種、技術等層面制定質控指標,擴大質量監測範圍。這些方面的工作應該説已經涵蓋了像心血管、腫瘤、呼吸等主要臨牀專業以及麻醉、重症、護理等平台專業。

三是採用的大數據實時科學客觀分析、反饋我國醫療質量水平,將信息化貫穿質控全過程。

四是連續5年編寫發佈《國家醫療服務與質量安全報告》。從地域、機構、專業、病種、技術等多個維度對我國醫療質量安全水平進行客觀、量化的分析和描述,這些指標可以與國際對標對錶,同時也可以比較區域間、醫療機構間的質量水平和差異,為持續改進醫療質量、提高醫療質量明確方向和目標。同時也向社會傳遞我國醫療質量安全取得的成效。

郭燕紅還介紹了近年來國家衞健委取得的主要成績:

一是醫療資源供給持續增加。在機構方面,2019年全國醫療機構總數已經超過了100萬家,其中醫院數量3.4萬;全國醫療機構診療人次87億人次,比2014年增加14.7%;住院診療人次達到2.7億人次,比2014年增加30.4%。在部分專業層面,像兒科、產科等薄弱專業的力量明顯增強。2019年每千名兒童醫院的牀位數2.2張,比2015年增加0.17張。三級公立綜合醫院產科牀位使用率從2016年的98.2%下降至2018年的83.7%,所以產科牀位緊張的狀況有所緩解。在重症領域,重症醫學科牀位佔醫院牀位的比例從2014年的1.9%,上升到2018年的2.2%,增幅16.4%。在人力資源層面,2019年全國執業(助理)醫師386.7萬人,比2014年增加33.7%;全國註冊護士總數2019年達到445萬人,比2014年增長了近50%。

二是醫療服務能力和醫療服務效率不斷提高。2016年至2018年,反映醫療服務廣度的DRGs組數,全國三級醫院由535組提升至563組;反映醫療服務能力的病例組合指數(CMI值),三級醫院由0.95上升至0.97。同時,2019年三級醫院平均住院日為9.2天,比2014年下降1.5天,實現5年連續下降。

三是醫療質量安全水平持續提升。2018年,三級公立的綜合醫院住院患者總死亡率為0.60%,二級公立綜合醫院總死亡率為0.47%,這兩個指標均實現3年連續下降。

四是合理用藥水平不斷提高。以抗菌藥物為例,2011年至2018年,住院患者抗菌藥物使用率從61.4%下降到40.4%;抗菌藥物使用強度從61.8DDD下降到43.7DDD。這四個方面的數據反映出我們在資源供給、質量安全等方面取得的成效。

郭燕紅介紹了近年存在的問題:一是醫療資源發展不充分問題尚未完全解決。每千人口擁有醫師數、護士數仍然偏少,三級公立醫院的牀位依然緊張。感染性疾病以及精神專業人員相對匱乏,2018年全國三級醫院設置感染性疾病科病房的比例不足八成。

二是醫療資源分佈不平衡的問題依然存在。從患者異地就醫情況看,患者流出比例最高的前5個省分別為西藏、安徽、內蒙古、河北、甘肅,流出患者異地就醫比例依次為27.6%、18.8%、16.0%、14.3%和11.8%;而患者流入前5位省份為上海、北京、江蘇、浙江和廣東,大家可以看到,異地就醫流出病人的省份基本集中在東西部地區,而流入省份基本上集中在東部地區。

三是醫療質量安全仍有薄弱環節,特別是基層醫院和民營醫院仍需提升。因為醫療機構眾多,醫療質量安全水平差距還是存在的,部分地區、機構、專業的醫療質量安全水平有待進一步的提升。

郭燕紅指出,下一步的工作主要以問題為導向,一是加快優質醫療資源擴容。圍繞着嚴重危害人民羣眾健康的常見病、多發病以及防範重大公共衞生風險的需要,繼續擴大優質醫療資源供給,重點解決發展“不充分”的問題。二是加快醫療資源區域間的合理佈局。以患者異地就醫和促進醫院同質化發展為切入點,重點加強中西部地區和基層的能力建設,促進優質醫療資源下沉,來着力解決“不平衡”的問題。三是加強醫療質量安全管理。進一步完善質控體系,擴大質控工作範圍,提高質控工作的科學化、精細化、信息化程度。讓廣大人民羣眾就近享有公平可及的醫療衞生服務,滿足人民羣眾美好生活需要的需求。